为何从互联网巨头到创业者都如此迷恋社交?日期:2016-11-30 阅读:
在互联网行业,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者,都曾经梦想从社交入口切出一道口子,成就一个社交帝国梦。但这个梦想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微信做过摇一摇,陌陌早期请模特陪聊,滴滴最开始让自己员工去打车,如今支付宝悄然上线生活圈,散发着青春荷尔蒙的白领日记与校园日记惊现一大批大尺度女学生和白领写真。支付宝变支付鸨的说法一时喧嚣尘上。
 
 
早在2015年春节前夕,支付宝红包曾经遭遇微信封杀,后来阿里紧急推出“红包口令”功能以防止再次被封杀。如今,春节又要临近了,支付宝的焦虑自然可想而知。
 
从互联网巨头到创业者:人们都迷恋社交
 
其实从互联网的历史来看,不仅仅是阿里想要做社交,从巨头到创业者,几乎都想搭上社交的快车快速规模化发展。近年来手机社交APP呈现爆棚式的发展,尽管曾有数据显示,100家死亡的APP里,社交类占了35%,社交类APP死亡率最高,但依然无法阻挡创业者奔向各种垂直细分领域的社交APP创业潮。在各类应用市场一搜,主打女性闺蜜社交、同性社交、同城社交、约饭社交、90后社交、图片社交等等各种社交软件层出不穷。
 
早在2010年3Q大战期间,腾讯打出二选一的牌,要么卸载360,要么卸载QQ,人们可能忘了一个细节,当时许多门户与互联网巨头游戏公司与创业者都曾经快速的推出自身的即时聊天软件来借助舆论造声势,企图抢占并转移QQ用户,但最终都失败了。
 
《口袋妖怪Go》今年大火但其中也借鉴了社交的思路,人们总结它能成为爆款的一个重点原因是,它是一款敦促宅男出门锻炼的运动神器。游戏开发者也寄希望通过粉丝的力量,驱动游戏玩家被一只小精灵驱动带动户外社交与健身的文化。
 
唱吧、啪啪都曾经主打偏娱乐化的社交方向,可以导入已有的亲友关系链,寄希望能够快速形成集聚好友圈的娱乐文化,但基本也成效不大。
 
早前美国Uber、Lyft、国内滴滴刚风靡的时候也曾经主打社交的思路,让用户跟司机做朋友,甚至一度诞生了许多拼车软件,让用户在打车的过程中发展新的社交关系,比如当初Lyft宣布在应用中增加用户资料,以此解决司机和乘客之间的社交信任问题。
 
在国内,专车软件曾一度也被人们定位为约炮神器,当时专车软件平台也有意识的迎合了约炮社交方向的思路,让乘客与司机做朋友。中国的国情是,白领群体的圈子因为职业而固定,陌生人两性交友的需求一直存在,而专车驾乘社交则是一种全新的社交模式,这里面有很多想象空间。而随着专车平台格局大势已定,专车安全性诉求逐渐上升,约炮这个偏向于负性的词则不利于专车构建规模化用户平台,也不利于专车纳入正规军监管,随着专车安全的诉求呼声日高,继而被逐渐抛弃。
 
再看直播,直播的兴起也可以看成是一种新的社交的思路,许多人因现实生活导致的空虚都无法在现实社交场景中填补,因此更多寄希望于网络,而直播则匹配了这种需求。
 
因此,为了区别于传统秀场,许多直播软件都愿意把自己定位为“直播社交”。许多移动直播也是依附于社交软件,基于社交软件上建立起来的社交关系或粉丝关系来进行直播互动。社交软件陌陌营收一度增长乏力,但自打2015年年底涉足直播后营收开始有了增长。Facebook曾经表示,其普通用户观看直播视频的时间长度达到其他类型视频的3倍。YouTube的直播视频观看量在过去一年增长了80%,从某种程度上说,火的不是直播 而是直播背后的社交。
 
归根结底,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现代人的社交网络“实时化”了。人们喜欢在同一个时刻,对同一件事分享自己对相同爱好的感受。由于直播本身的实时性,让这些群体产生了“我在这里我有许多朋友”的错觉,填补了现实生活的迷失并打发了下班后的空虚与孤独时光,当然,实时社交的两性吸引力也是一个大的诱因。

  创新易联立足深圳面向华南,作为深圳网站建设公司服务提供商,凭借过硬的技术开发及安全保障实力、专业的全方位解决方案一举获得客户的认可。